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慈善快讯 >

“儿子再丑我也伴他一生”

时间:2011-04-22 15:25来源:未知 作者:管理员
  

临沂市社会爱心联合会副会长、临沂金柜娱乐城总经理郑俼仁给送小雨浩去3000元

 


临沂市社会爱心联合会副会长、临沂金柜娱乐城总经理郑俼仁安慰梁梅

 一双眼皮被烈焰严重灼伤,左手皮肤全被烧掉,因愈合困难始终缠着绷带,身上多处有伤疤,这是一位普通母亲为从大火中拯救儿子留下的伤痕。而当她年仅一岁半的儿子因伤势严重,需要大量医疗费时,她毅然放弃了对自己的所有治疗,并忍着钻心的疼痛重新干起做豆腐的行当,她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:“大火夺走了儿子的笑容,我要加倍用爱偿还他。”她,名叫梁梅,是罗庄区盛庄街道后盛庄社区的一位贫寒却又伟大的母亲。
火起包围了熟睡的儿子她想也没想冲进了火海
  今年1月18日农历腊月十五,对于准备忙年的人们来说是忙碌与喜悦的,而对梁梅一家而言却是一场梦魇。当日中午11点多,刚刚一岁多的儿子小雨浩调皮累了,在妈妈怀里沉沉入睡。心里还惦记着赶紧卖筐豆腐,好多攒些钱过年的梁梅,把儿子放到床上盖好铺盖便出去忙了。
  可没过一会,正在庭院外忙碌的梁梅便闻到浓烈的烟味,她忙跑回院子四处张望,只见浓烟正从儿子呆的小屋门窗涌出来。她慌忙跑去开门,却被灼热的火焰顶了回来,这时她隐约听到了儿子的哭喊声,“我要救儿子”这股念头马上在脑海闪过,梁梅便毫不犹豫一头冲进了火海。
  “冲进去后,我的眼立时被烧得睁不开,便用手摸索着找儿子,手连着衣服着火了,我便用胳膊肘去碰着找。”就这样梁梅找到了儿子,并用身体裹着他逃出了火海。这时儿子的气息已很微弱,梁梅抱着他哭喊着跑到了邻居家求救,邻居拨打了120把这对母子送往了医院。
  事后经查,起火的原因是屋内的煤球炉子引着了正在烘烤的衣物,并接连引燃了附近的沙发和紧挨的床单,而床头的一瓶酒在愈演愈烈的大火中燃爆了,更加加重了床上的火势。“我后悔啊,是我没有看好孩子……”,每次回忆起失火时的经过,梁梅都是痛如心绞。
儿子伤重亲友曾劝放弃她却变卖家当咬牙坚持
  在前往医院的路上,望着已面目全非、奄奄一息的儿子,梁梅顾不上钻心的疼痛,一遍遍呼喊着儿子的乳名。在辗转了两家医院后,终于被医疗条件好的市人民医院北院收治。
  入院时,儿子小雨浩整个头部、双手等裸露部分都被严重烧伤,双眼皮外翻,右耳廓只剩下一丁点,被定为三度烧伤。“当时,医生跟我说孩子很可能没救了,我是说什么也不信,苦苦地哀求他们一定要救过来。”也许是梁梅的至诚感动了上苍,在经历了一个半小时的抢救后,儿子从死神手中被奇迹般地夺了回来。
  儿子命保住了,但高昂的治疗费却又让梁梅犯了愁。于是她拖着伤残的身体,与丈夫轮流投亲靠友去借钱,但筹集来的钱很快又告罄了。梁梅的伤情是二度烧伤,但为了剩下每一分救命钱,她开始拒绝任何对自己的治疗。
  这时,有亲友劝她尽力了就放弃吧,孩子还小舍弃了还能再生,别拖垮了自己的身体,但每次听到这些话梁梅都坚决地摇头。自己肢体上的疼痛能忍受,但儿疼在身娘疼在心,许多次坚持不下去时,梁梅都偷偷躲到没人处痛哭,但返回病房后家人看到的却是她擦干泪水后坚定的眼神。
  “医生说救孩子最好的办法是植皮,可治疗费对我们来说是天文数字。”在儿子病情稳定后,梁梅便选择了出院并选择了私人烧伤门诊的保守疗法。但即便这样,每日给儿子换药所需的费用也难以为继。21日,记者在梁梅现在所住的婆家看到,家徒四壁屋内空空如也。在交谈中得知,家中还能值些钱的电动自行车和洗衣机已被梁梅变卖,而她也已悄悄去医院打听过能否卖肾的事。
  “儿子有救,宁可让我死也不能失去他。”梁梅的话让听者无不动容。
强忍伤痛做豆腐卖钱再苦再难也咬紧牙关
  为了能使儿子的治疗持续下去,梁梅用打着绷带的残手,推磨、磨糊,重又做起豆腐,一天辛劳换回来六七十元钱,这让她看到了儿子治病的希望。
  现在,小雨浩严重烧伤的面部还没有愈合,除换药之外一直被厚厚的绷带裹着。“儿子一直喊痒,整夜地哭闹,我一刻都不敢闭眼守着他,我恨不得孩子遭的罪都由我来背。”就这样,整夜得不到休息,白天还得做豆腐为儿子赚救命钱,梁梅几乎拖垮了自己的身体。丈夫于是留在家帮她一起照顾儿子,一同支撑起这个伤痕累累的家庭。
  “再苦再难我也要咬牙挺过,也许儿子面容很难恢复,但即便再残再丑我也要伴他一生,好好地呵护他。”梁梅坚定地说。 (杨帆
 一双眼皮被烈焰严重灼伤,左手皮肤全被烧掉,因愈合困难始终缠着绷带,身上多处有伤疤,这是一位普通母亲为从大火中拯救儿子留下的伤痕。而当她年仅一岁半的儿子因伤势严重,需要大量医疗费时,她毅然放弃了对自己的所有治疗,并忍着钻心的疼痛重新干起做豆腐的行当,她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:“大火夺走了儿子的笑容,我要加倍用爱偿还他。”她,名叫梁梅,是罗庄区盛庄街道后盛庄社区的一位贫寒却又伟大的母亲。
火起包围了熟睡的儿子她想也没想冲进了火海
  今年1月18日农历腊月十五,对于准备忙年的人们来说是忙碌与喜悦的,而对梁梅一家而言却是一场梦魇。当日中午11点多,刚刚一岁多的儿子小雨浩调皮累了,在妈妈怀里沉沉入睡。心里还惦记着赶紧卖筐豆腐,好多攒些钱过年的梁梅,把儿子放到床上盖好铺盖便出去忙了。
  可没过一会,正在庭院外忙碌的梁梅便闻到浓烈的烟味,她忙跑回院子四处张望,只见浓烟正从儿子呆的小屋门窗涌出来。她慌忙跑去开门,却被灼热的火焰顶了回来,这时她隐约听到了儿子的哭喊声,“我要救儿子”这股念头马上在脑海闪过,梁梅便毫不犹豫一头冲进了火海。
  “冲进去后,我的眼立时被烧得睁不开,便用手摸索着找儿子,手连着衣服着火了,我便用胳膊肘去碰着找。”就这样梁梅找到了儿子,并用身体裹着他逃出了火海。这时儿子的气息已很微弱,梁梅抱着他哭喊着跑到了邻居家求救,邻居拨打了120把这对母子送往了医院。
  事后经查,起火的原因是屋内的煤球炉子引着了正在烘烤的衣物,并接连引燃了附近的沙发和紧挨的床单,而床头的一瓶酒在愈演愈烈的大火中燃爆了,更加加重了床上的火势。“我后悔啊,是我没有看好孩子……”,每次回忆起失火时的经过,梁梅都是痛如心绞。
儿子伤重亲友曾劝放弃她却变卖家当咬牙坚持
  在前往医院的路上,望着已面目全非、奄奄一息的儿子,梁梅顾不上钻心的疼痛,一遍遍呼喊着儿子的乳名。在辗转了两家医院后,终于被医疗条件好的市人民医院北院收治。
  入院时,儿子小雨浩整个头部、双手等裸露部分都被严重烧伤,双眼皮外翻,右耳廓只剩下一丁点,被定为三度烧伤。“当时,医生跟我说孩子很可能没救了,我是说什么也不信,苦苦地哀求他们一定要救过来。”也许是梁梅的至诚感动了上苍,在经历了一个半小时的抢救后,儿子从死神手中被奇迹般地夺了回来。
  儿子命保住了,但高昂的治疗费却又让梁梅犯了愁。于是她拖着伤残的身体,与丈夫轮流投亲靠友去借钱,但筹集来的钱很快又告罄了。梁梅的伤情是二度烧伤,但为了剩下每一分救命钱,她开始拒绝任何对自己的治疗。
  这时,有亲友劝她尽力了就放弃吧,孩子还小舍弃了还能再生,别拖垮了自己的身体,但每次听到这些话梁梅都坚决地摇头。自己肢体上的疼痛能忍受,但儿疼在身娘疼在心,许多次坚持不下去时,梁梅都偷偷躲到没人处痛哭,但返回病房后家人看到的却是她擦干泪水后坚定的眼神。
  “医生说救孩子最好的办法是植皮,可治疗费对我们来说是天文数字。”在儿子病情稳定后,梁梅便选择了出院并选择了私人烧伤门诊的保守疗法。但即便这样,每日给儿子换药所需的费用也难以为继。21日,记者在梁梅现在所住的婆家看到,家徒四壁屋内空空如也。在交谈中得知,家中还能值些钱的电动自行车和洗衣机已被梁梅变卖,而她也已悄悄去医院打听过能否卖肾的事。
  “儿子有救,宁可让我死也不能失去他。”梁梅的话让听者无不动容。
强忍伤痛做豆腐卖钱再苦再难也咬紧牙关
  为了能使儿子的治疗持续下去,梁梅用打着绷带的残手,推磨、磨糊,重又做起豆腐,一天辛劳换回来六七十元钱,这让她看到了儿子治病的希望。
  现在,小雨浩严重烧伤的面部还没有愈合,除换药之外一直被厚厚的绷带裹着。“儿子一直喊痒,整夜地哭闹,我一刻都不敢闭眼守着他,我恨不得孩子遭的罪都由我来背。”就这样,整夜得不到休息,白天还得做豆腐为儿子赚救命钱,梁梅几乎拖垮了自己的身体。丈夫于是留在家帮她一起照顾儿子,一同支撑起这个伤痕累累的家庭。
  “再苦再难我也要咬牙挺过,也许儿子面容很难恢复,但即便再残再丑我也要伴他一生,好好地呵护他。”梁梅坚定地说。当天,临沂市社会爱心联合会副会长、临沂金柜娱乐城总经理郑俼仁给送小雨浩去3000元 现金及牛奶等营养品。记者杨帆


 
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发布者资料
管理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高级会员 注册时间:2009-06-10 16:06 最后登录:2018-01-16 15:01
推荐内容